短篇中心

欢迎来到短篇中心,这里集合了TLB上所有标有短篇和sa分类的页面。
注意:

  • 一篇短篇不得超过300字,否则这页面会很长。
  • 此处所有评分模块被隐藏,评分请看原页面。

sa分类短篇

普通短篇

原文:女孩与小屋 评分:[7](+7/-0)


评分: +1+x

青绿发的女孩打量着这间温馨、舒适,但却老旧不堪——马上便会倾倒的房子,嘴角勉强扯出一个微笑。

“真舍不得你啊…”女孩低声自言自语,仿佛这房子有着生命一样。她将额头贴在了墙上,墙纸冰凉的触感透过她的刘海、皮肤,似乎要刻印在她的脑海里一样。

她想起了自己一点点往房子里搬各种小物件,昨天搬一盆花,今天铺一张新床单。那盆盆栽是朋友送给她的,下面还刻着他的留言,她一直很喜欢。

小小的绿叶在斜射进来的金光下颤抖着,女孩的气息有些不稳——她知道自己是带不走这些的,她能带走的只是自己闲暇时捏的几个小泥人,现在它们都在自己的行李箱里了。

那是个相当大的,相当沉的行李箱。

她想起自己在小屋里和同僚们聚会;她想起前不久在这里摔门而去的友人;她想起前不久小屋的天花板破了个洞,一场大雨过后屋子里满是积水,无处下脚,最后只好放了两天的水,又通了三天的风。

女孩拉开行李箱的拉杆,费力的将它立起,四处张望着,想从小屋里找出再多再多一点——哪怕只是一点呢——一点能带走的东西,一张带着温度的纸?一本沾满欢声笑语的相册?甚至是曾经绊了自己一跤的石子。

她咬紧牙关,克制自己的泪水不从眼角滑出——她在为什么而伤感呢?她能在任何一个地方见到曾经的友人,她能在任何一个社区找到自己的位置,她甚至已经旅行了十年之久,这也只不过是一次短暂的停留。

女孩知道自己的伤感是无意义的,知道自己的软弱无法感动将塌的高墙。她只能再度拉起行李箱,打开了小屋的门。

“出发了。”她对那行李箱说。

“这次又要去哪?”行李箱反问道。

“去一个安稳的地方,大概。”女孩摇摇头。

她的身影慢慢变得虚无,她的声音缓缓变得模糊,而在她离开的一刹那,身后的小屋轰然倒塌。


本文使用CTL 1.0 协议授权


作者:LincarolLincarol


原文:dog—doggy 评分:[5](+5/-0)


评分: +1+x

dog(狗)是我们的伙伴也是我们的宠物,我们也常常说我们的朋友很dog,那这句话意思是他很自私?很会阴人?也许这是真的,但也/也许说他doggy(低人一等)呢?

dog在以前就是看门,宰了吃了等。but现在的dog像一个“亲人”,我看到我家农村那边 一位女士因为一条dog的死亡,掉而痛不欲绝,还嚷着要去把dog放到火化场里面火化,真的,确实有点太夸张了,但还有一个反差是这位女士在他亲人走后却挺无所谓,真的一条狗,远比一个现实中的亲人还要亲吗?不,但也许,比如导盲犬、警犬等确实比较亲,但作为女士家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狗啊,甚至连看门都不会,每天只知道吃。

以前我们祖先说的dog是doggy,低人一等的,但到这,这位女士家的一条狗的寄,却认为是高人一等的。无法想象这位女士的道德有多好,我也难以想象他的亲人是怎么看待他的。甚至现在他自己都比狗doggy了。


作者:WeissCharlotteWeissCharlotte


原文:喜欢 评分:[6](+6/-0)


评分: +1+x

九月的寓意是孤寂、悲凉、忧伤,象征着硕果的收获、落叶归根。虽然九月是这样,但我反其道而行之,遇见了她,一个旧的她。

九月,我开始上初中了。在这所学校,我遇见了许久未见的她,我以前就因为她的美貌和学习能力而着迷,现在她也一样,上帝给我机会,让我继续追她。
“嗨,你最近过的怎么样了?”她清澈的声音,包含着操场上吵闹的声音。

繁枝茂叶层层叠叠,同思念一般。在某个时段,积久后一同涌出。本来写好的情书被淹没在深处,极其自然(尴尬)的跑回了教室


作者:WeissCharlotteWeissCharlotte


原文: 评分:[6](+6/-0)


评分: +1+x

看见了。
七月.一个满街热气乱飞的季节 我见到了久违的她。
许久不见,平时电话里聊的有多欢,现在就能有多不好开口。
或许是手机上的毫无感情的文字与电话里夸大其词的发言,亦年差4岁的面孔 我停顿了几秒,一声“明乐”清脆地从唇齿间蹦出。
混合着蝉鸣,古筝同思绪浑然模糊,却又刺耳。
繁枝茂叶层层叠叠,同思念一般。在某个时段,积久后一同涌出。本来打好的草稿被淹没在深处,极其自然地融开。
情感深处,无法落笔。

作者:ChristyslinaChristyslina


除非特别注明,
本页内容依照CC BY-SA 4.0协议授权
Smiley face